当前位置: 澳门新普京 > 概况 > 正文

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时间:2019-11-19 19:10来源:概况
问: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成年人的崩溃总在一瞬间,常不被人理解也少有人安慰! 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山东曲阜车站上车时,看到十几名士兵,身背各自的行装,排成一

问: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成年人的崩溃总在一瞬间,常不被人理解也少有人安慰!

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山东曲阜车站上车时,看到十几名士兵,身背各自的行装,排成一列,按照车站工作人员指定的位置,安静地等候上车。列车进站后,检票进站的旅客从各处涌来,把排队的士兵们冲得七零八落。士兵们几次重新自动排好队,但车厢门口被争先恐后的旅客挤得水泄不通。列车只停三分钟。士兵们脸上淌着汗珠,头上冒着热气,在旅客们都挤进车厢后,终于在列车启动的瞬间,全都上了车。

澳门新普京 1

古人曾传“妇孺与王师争道”,我想此言不虚。我跟在士兵们身后,在已经启动的列车上,寻找坐席。正巧,按座号我和这十多名士兵坐在一个区域内,比肩而邻。我的对面,已经坐着一位带孩子的年轻女士。她看了看我,又对正要坐在她身边的一名士兵皱了皱眉,把头转向窗外。

我记得最近一次哭了可以说是看了一个段子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士兵们静静地安置好各自的行装,像执行统一规定一样,脱下厚外衣,整齐地叠好放在座位上,坐在上面。我对面那个聪明活泼的男孩儿,努力挣脱对面那位女士的束缚,跑到我身边那位士兵身旁,去抓他的军帽,那位士兵在叠外衣,见状就把帽子给他。孩子把军帽戴在自己头上,接着又去抓士兵的外衣。士兵直起腰,裂开干裂脱皮的嘴唇,朝他笑笑,看了看他妈妈,把叠好的外衣打开,披在他身上。

我在山东曲阜车站上车时,看到十几名士兵,身背各自的行装,排成一列,按照车站工作人员指定的位置,安静地等候上车。列车进站后,检票进站的旅客从各处涌来,把排队的士兵们冲得七零八落。士兵们几次重新自动排好队,但车厢门口被争先恐后的旅客挤得水泄不通。列车只停三分钟。士兵们脸上淌着汗珠,头上冒着热气,在旅客们都挤进车厢后,终于在列车启动的瞬间,全都上了车。

孩子转回身去,欣喜地跑向脸冲着窗外的妈妈,他妈妈从从窗外转回目光,看到孩子的装扮,吼道:“谁让你穿的?快脱下来!脏!有味!”

古人曾传“妇孺与王师争道”,我想此言不虚。我跟在士兵们身后,在已经启动的列车上,寻找坐席。正巧,按座号我和这十多名士兵坐在一个区域内,比肩而邻。我的对面,已经坐着一位带孩子的年轻女士。她看了看我,又对正要坐在她身边的一名士兵皱了皱眉,把头转向窗外。士兵们静静地安置好各自的行装,像执行统一规定一样,脱下厚外衣,整齐地叠好放在座位上,坐在上面。我对面那个聪明活泼的男孩儿,努力挣脱对面那位女士的束缚,跑到我身边那位士兵身旁,去抓他的军帽,那位士兵在叠外衣,见状就把帽子给他。孩子把军帽戴在自己头上,接着又去抓士兵的外衣。士兵直起腰,裂开干裂脱皮的嘴唇,朝他笑笑,看了看他妈妈,把叠好的外衣打开,披在他身上。孩子转回身去,欣喜地跑向脸冲着窗外的妈妈,他妈妈从从窗外转回目光,看到孩子的装扮,吼道:“谁让你穿的?快脱下来!脏!有味!”车厢里的其他士兵都红着脸低下头去。我身边的那位士兵接过孩子的妈妈扔给他的帽子和外衣,羞愧地无地自容。他转过身去,舔着刚才因对孩子笑而干裂流血的嘴唇,嘴里呼着粗气,用布满冻疮裂痕的双手,认真按照衣服原有的印缝,仔细叠自己的外衣。外衣叠好后,他抱在怀里,悄悄看了看四周,闻了闻衣服,自言自语地说:“这衣服发下来俺都没舍得穿,今天第一次穿,新的,咋会有味来?”其他士兵谁也没有说话。

车厢里的其他士兵都红着脸低下头去。我身边的那位士兵接过孩子的妈妈扔给他的帽子和外衣,羞愧地无地自容。他转过身去,舔着刚才因对孩子笑而干裂流血的嘴唇,嘴里呼着粗气,用布满冻疮裂痕的双手,认真按照衣服原有的印缝,仔细叠自己的外衣。外衣叠好后,他抱在怀里,悄悄看了看四周,闻了闻衣服,自言自语地说:“这衣服发下来俺都没舍得穿,今天第一次穿,新的,咋会有味来?”其他士兵谁也没有说话。

我想起多年前我在青藏高原当兵时,每年发下新军装,总也舍不得穿,只在重大活动或探家时才穿。问起来,这些士兵果然是去参加部队的重大活动,他们是从各连队选拔出的优秀士兵,到师部驻地参加对抗演习。他们激动得昨天夜里没睡好觉,今天一早换上新军装,赶了很远的路来坐火车。乘务员推着盒饭餐车走过来,有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许多乘客起身围观,询价挑选。这十多名士兵见状,默默地把脸转向窗外。正是午饭时间,我的肚子已经叫了,对面的母子把盒饭一打开,味道闻起来诱人。

我想起多年前我在青藏高原当兵时,每年发下新军装,总也舍不得穿,只在重大活动或探家时才穿。问起来,这些士兵果然是去参加部队的重大活动,他们是从各连队选拔出的优秀士兵,到师部驻地参加对抗演习。他们激动得昨天夜里没睡好觉,今天一早换上新军装,赶了很远的路来坐火车。

我注意到身边的士兵们,虽然尽量让目光远离诱人的盒饭,但他们很多人却在悄悄地吞咽口水。这些十八九岁的大兵!正是见了食物就会感到饿的年龄。我问身边的士兵:“为什么不买盒饭?不吃午饭吗?”士兵腼腆地一笑说:“太贵,一盒也吃不饱。等到了部队再吃。”说着,红了脸低下头。我想起有次我步行几十里从连队到县城出差,因县城的饭菜贵,舍不得买,饿着肚子赶回连队的情景。那天是星期天,连队吃两顿饭,我赶回连队时已过了下午开饭时间,结果饿了一天。我起身走到车厢后部的餐车,告诉餐车人员:我买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盒饭,各要十六份。我把八百元人民币递给餐车人员,悄悄对他说:“这些盒饭是送给前面车厢里那十六位士兵们吃的,请你告诉他们,这些盒饭是本次列车专门为他们订的。他们还都是孩子,一定是今天一早就赶来乘车,可能早饭都没吃。”餐车工作人员听了,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我。当餐车人员把两种盒饭分别送到每个士兵的手中时,士兵们眼里流露出孩子般的惊喜。过了一会儿,列车长和一位乘警,在那位餐车人员引领下,来到我的座位前,请我到餐车去一下。在去餐车的路上,列车的音乐广播中断了,列车广播告诉大家,本次列车有位不愿留下姓名的乘客,为乘坐本次列车的子弟兵买了盒饭……。广播员刚说完,走在我前面的列车长转身指着我大声说:“刚才广播里说的,就是这位乘客……”话音刚落,我经过的车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位旅客站起身和我握手,对我说:“我也当过兵,三年前退伍,在外打工,现回家过年……”他手心里夹有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见我发愣,他说:“给战士们买盒饭也算我一份,我挣得不多,只能表示一点心意。”接着,又有几个人上前和我握手,每人手里都握有一张钞票。面对众多旅客的热情,我想起古书上所说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那句话。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到了餐车,列车长让我免费点一份喜爱吃的午餐。我把刚才经过各车厢时许多乘客塞给我的钱铺开数了一下,总共一千九百块钱。我让列车长在广播里,替我感谢刚才给我钱的乘客,并请他把这些钱转交给那十六名士兵,让他们在接下来的途中买一些食物。列车到达下一站前两分钟,我身边的士兵们静静地收拾好自己的行装,排队悄悄走向车厢门口。列车停站后,他们鱼贯而出,列队跑向车头方向。当列车开动时,乘客们从车窗里看到,这些士兵们面对开动的列车,致以庄严的军礼。

乘务员推着盒饭餐车走过来,有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许多乘客起身围观,询价挑选。这十多名士兵见状,默默地把脸转向窗外。正是午饭时间,我的肚子已经叫了,对面的母子把盒饭一打开,味道闻起来诱人。

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我注意到身边的士兵们,虽然尽量让目光远离诱人的盒饭,但他们很多人却在悄悄地吞咽口水。这些十八九岁的大兵!正是见了食物就会感到饿的年龄。我问身边的士兵:“为什么不买盒饭?不吃午饭吗?”士兵腼腆地一笑说:“太贵,一盒也吃不饱。等到了部队再吃。”说着,红了脸低下头。我想起有次我步行几十里从连队到县城出差,因县城的饭菜贵,舍不得买,饿着肚子赶回连队的情景。那天是星期天,连队吃两顿饭,我赶回连队时已过了下午开饭时间,结果饿了一天。

昨天晚上…觉得自己很心酸,带着孩子回娘家生活,每天帮家里做这做那,却没有工资,我妈说想用钱直接拿就好了,用多少拿多少,可是怎么可能,我一个女人,一没收入二没工作,孩子要养,我自己又无能为力在外面生活,开销太大才回来老家,我去卖鱼妈妈才会帮我带孩子,这就是一种交换工作而已,生意是我弟跟我爸打理,钱是弟弟拿,我也不可能自己想买什么东西还要用他们的钱,现在我的状态就是自己要养孩子,还打白工,吃住当然家里包!孩子生病什么的是我自己出钱!在家里特别忙,忙完了外面的,回到家里还要做各种家务,弟媳跟我妈都少做,大部分都是我来动手,每天七点多才收完摊回去做饭,他们吃完了饭,我还在喂孩子,喂完孩子洗孩子,有时候妈妈帮我洗帮我喂。他们全部吃完了也没有一个人收拾桌子,留着我看不过去自己收,有时候弟媳情绪不好还是怎么的,我就感觉她在给我脸色看,她家里活很少干我也不多说什么,大不了我多干点,但是我感觉我回到家里之后个个把我当免费的保姆,我的父母观念就是那种帮儿子是应该,帮女儿是需要还的!本来我的婚姻不顺,回到家里更是糟心,没有一个人会心疼我,每天那么累,孩子也没帮我带好,又没有工资,很多事情我愿意干,我也不会多怨什么,可是有时候家人的做法也挺让我寒心的!我现在的家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家,家里兄弟姐妹都多,所以没有那种说女儿回娘家住,哥嫂弟媳会有意见的那种!只是我家人把我所有做的一切都当无偿付出了!没有想过我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生活辛苦!

我起身走到车厢后部的餐车,告诉餐车人员:我买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盒饭,各要十六份。我把八百元人民币递给餐车人员,悄悄对他说:“这些盒饭是送给前面车厢里那十六位士兵们吃的,请你告诉他们,这些盒饭是本次列车专门为他们订的。他们还都是孩子,一定是今天一早就赶来乘车,可能早饭都没吃。”餐车工作人员听了,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是2019年10月2日早晨,家人告知我,妈妈住院,脑梗,偏瘫的时候,要回家看妈妈,买机票没有直达的航班的时候,决定开车回,本来开两天车可以见到妈妈的时候,因为天气原因那条近道因为下雪而封路的时候,一路上都是崩溃状态!在医院陪妈妈做康复训练的时候,妈妈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的时候,只能转过身控制自己的眼泪,不让妈妈看到,好在一切都在慢慢变好,妈妈在恢复期,希望妈妈健康快乐!

当餐车人员把两种盒饭分别送到每个士兵的手中时,士兵们眼里流露出孩子般的惊喜。过了一会儿,列车长和一位乘警,在那位餐车人员引领下,来到我的座位前,请我到餐车去一下。在去餐车的路上,列车的音乐广播中断了,列车广播告诉大家,本次列车有位不愿留下姓名的乘客,为乘坐本次列车的子弟兵买了盒饭……。广播员刚说完,走在我前面的列车长转身指着我大声说:“刚才广播里说的,就是这位乘客……”

我最后一次哭是在我哥的婚礼上。我哥快30了才结婚,过程真心不容易啊,家里穷,又没有房子没有车,本地的女孩都不愿意嫁到这样的家庭里边,还好我嫂子没有嫌弃,和我哥结婚了。当时婚礼上,主持人讲述我哥的成长历程的时候,我真心哭了[流泪][流泪][流泪]从十五六岁就出去打工,撑起我们的家,那时候哥哥学习很好,就因为家里好几个孩子,上不起学,我哥是老大,自己主动提出来退学出去打工供养弟弟妹妹上学,干过建筑队,进过厂,做过小生意……好不容易挣点钱又被小偷偷走了,那时候不太兴卡,就都是现金,那天晚上等我哥发现小偷刚出门口,我哥就拼命追他,结果钱没追回来,还让小偷用大长刀把我哥胳膊砍断了[流泪]当时流了很多血,我哥同事报的警,叫的救护车。到医院了,因为要交钱才给动手术把胳膊接上,我哥和同事七凑八凑都没有凑齐,又给家里打电话,我连夜坐车去了医院,幸好医生收了一半的钱给我们哥做了手术,我进医院看到我哥的时候,脸色苍白苍白的,眼睛紧闭,我都快吓死了。抱着我哥就心疼的哭了起来。出院后修养了段时间开始上班,那时候遇上了我嫂子,承蒙嫂子厚爱嫁给了我哥。当主持人问我嫂子你愿意嫁给你面前的这个人吗?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生老病死?只听见我嫂子大声的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当时就把我感动哭了!我哥也哭了。我爸妈也哭了[流泪][流泪][流泪]我心里想,我哥的苦日子终于过完了,我爸妈的心愿终于实现了。越想越哭的不能自己。

话音刚落,我经过的车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位旅客站起身和我握手,对我说:“我也当过兵,三年前退伍,在外打工,现回家过年……”他手心里夹有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见我发愣,他说:“给战士们买盒饭也算我一份,我挣得不多,只能表示一点心意。”接着,又有几个人上前和我握手,每人手里都握有一张钞票。

最近一次哭,是在看一个视频的时候,视频内容是这样的,主人说:今天去给他消户口了(已去世)!回来以后,撕心裂肺的哭了一场!看到这里,我也情不自禁的哭了!一方面替她难过!另一方面,也想到了自己的将来,再好再恩爱的夫妻也得面对这一改变不了的现实啊!人只能同生!怎么可能同死呢!所以,最后留下谁都不是那么好受的!不说是痛苦拌着余生吧?那也是非常孤独的!

面对众多旅客的热情,我想起古书上所说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那句话。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后一次,因为还没死。

到了餐车,列车长让我免费点一份喜爱吃的午餐。我把刚才经过各车厢时许多乘客塞给我的钱铺开数了一下,总共一千九百块钱。我让列车长在广播里,替我感谢刚才给我钱的乘客,并请他把这些钱转交给那十六名士兵,让他们在接下来的途中买一些食物。

很高兴回答你这个问题,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所帮助。我来说下我个人亲身经历吧,我哭的时候是前几年的时候,看到爸爸跟伯伯抱在一起说,哥哥我们以后再也没有妈妈的时候了,就泪奔了,想起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抱着姐姐同样的说,我们没有奶奶了,因为奶奶是一个慈祥而伟大的奶奶,从小时候给我养大,给我许多了母爱,让我长的那么大了,所以奶奶是我最牵挂的人了。

列车到达下一站前两分钟,我身边的士兵们静静地收拾好自己的行装,排队悄悄走向车厢门口。列车停站后,他们鱼贯而出,列队跑向车头方向。当列车开动时,乘客们从车窗里看到,这些士兵们面对开动的列车,致以庄严的军礼。

, "ultra": , "normal": }} --}

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秋天的惊雷

通读过后,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发给谁哪,伟大的群是一定要发的,感谢正能量........这是我看到的好文章(细腻 进心)。

—悼念黄强先生

没有人民的军队,没有这些孩子们。谁来保卫国家,谁来保卫我们。没有他们我们是否还能这样安逸的生活在这里?

多好的一篇文章,看到这篇文章我流泪了。这世上好人总比没有人性的多,我愿接力下去,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活着

在成长的过程中

从懵懵懂懂

到所谓成熟

那只是一个程序

在行走的脚步里

历经的点点滴滴

或苦或甜

更多的是无奈

亲人的聚聚散散

朋友的悲欢离合

留在思绪的丝丝缕缕

扯一扯

痛的多 欣慰的少

今天 惊悉我的良师益友

黄强先生走了

抽空了我的思想

更疼碎了我的心灵

在您的启蒙下

我走进文青的圈子

你编辑了我第一本诗集

鼓舞我面对世界的勇气

回忆

在滕州和您

app下载 ,徐化芳 候贺林 吕宜芳

王大千 李伟 等

难忘的相识 相聚 接送 分别

澳门新普京 ,彻夜的畅谈 讨论 甚至争论

黄强先生

要虔诚的称您先生

您曾是滕州的骄傲

您更是许多文青的伯乐

官网平台 ,您走的这么早

走的这么让人撕心裂肺

夏天还和李广鼐 姜凡振 吕宜芳 王宜涛老乡去看望您

相约一起到老

人生无常

酸甜苦辣

愿您一路走好

愿您在天堂再无苦痛

您留下了文学财富

您带走朋友的欢乐

痛失良师益友

人间缺失一位精英

天堂又增一尊善者

2019年11月1日

感谢这个有温度的问题。

最近一次哭,是看了一篇朋友推荐的文章。内容讲的是姐妹两的故事,也是如今应该重视的二胎教育的问题。

文中,在原生家庭中,妹妹多年来看似无意的乖巧表现剥夺了姐姐童年时的很多来自父母的爱。父母并没有做好姐姐的心理建设,而是一味地责怪她,即使最后姐姐以学霸的身份成为一名高收入律师。而妹妹是陪伴在父母身边。父母相继离世都没有等到姐姐的回归。

妹妹有了二胎之后,才逐渐也发现了两个孩子间有相似的问题。最后鼓起勇气去看忘了姐姐,才知道为么多年来,姐姐被抑郁症折磨的痛苦不已。真情实感,悔恨和血浓于水的亲情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更加让人心疼。

通过努力,姐妹俩终于释怀,可是人生却已过半。父母也已经无法看到两姐妹和好如初。许多的原生家庭在二胎问题上所做的准备确实很不够重视,总觉得老大理所当然的就要让着小的,却忽略了他的感受和需求。童年时被忽略和内心填不满的爱,都会在成年后以某种不被理解的方式来被当事人当做填充,比如吃下去很多东西。缺少那些食物的不是胃,而是心。

父母不经意的忽视和对此,真的会对幼小心灵造成不可想象的伤害,对他日后人格的健全也是种影响。

愿所有的二胎家庭,都认真学习,认真准备,让大宝也做好迎接新生命的心理准备,也不要在日常忽略了大一些的那个孩子的情感需求,和对父母独自占有的那些正常想法。愿二胎给每一个家庭带去的是1+1大于2的欢乐幸福,而不是悲剧。

最近一次哭??昨天晚上吧,看的是一个短片有个人和一条狗,好像那人死了吧,那狗不知道它就在经常去的地方等了那人十年,就只看了个大概然后就哭的稀里哗啦

最近哭的时候是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被别人误会哭的稀里哗啦,特别难受

编辑:概况 本文来源: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关键词: